环球-观察者网

发布日期:2021-07-29 01:30   来源:未知   

  针对目前的形势,有以下两点需要及时加以厘清。第一、到目前为止中国遭遇到的围攻已不是一般的谩骂,而是定罪。第二、主导这次定罪行为的主体不能用泛称的西方概而论之,也不是表面上的部分西方政客和媒体,而是一个具有强大政治行动能力的激进右翼集团。[全文]

  在整个西方世界,成年人的权威性遭遇危机。“成年”二字有越来越多的负面联系,成年人也越来越感到无力指导年轻人。他们不断丧失权威,其副作用是社会开始朝向年轻人寻找答案和解决方案。这也使得西方社会一方面遇到“成年”的贬值,另一方面所谓的“孩童智慧”被过度吹捧。[全文]

  是什么力量把这个重心一直往东牵引?答案不言而喻,就是中国兴起,它是最大的牵引力量。两千年世界经济重心移动的轨迹预告了不久之后人类经济活动分布的重心可能会回到19世纪初的起点,甚至回到更早两千年前的起点,也就是回归更悠久的历史常态。[全文]

  即便是中国在19、20世纪也有被欧洲列强和日本渗透入侵甚至领土被占领的历史,但是中国和阿拉伯经历过的创伤感不是一个等级和层面的。中国从未像阿拉伯世界那样,在一战之后饱受分裂和领土碎片化的痛苦。[全文]

  在“伊斯兰国”问题相对得到解决的情况下,特朗普的政策方向就是从叙利亚抽身。对于美国来讲,库尔德人的利益不会是他考虑的重点所在,中东四国的库尔德人在近代以来,实际上长期是大国交易的对象,他们更多的是被利用。正像库尔德人自己说的,库尔德人只有高山,没有朋友。[全文]

  事实证明,阿拉伯国家的团结不可能实现。埃及和叙利亚在1958年至1961年之间的短暂联盟完全失败,这表明阿拉伯国家已经发展出了不同的政治文化,形成了各自的利益,与建立更广泛的联盟构成对立。[全文]

  在加利福尼亚,有人建议我们提前做好准备,因为陈旧的电网显然会在炎热的日子引发灌木丛火灾。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我不记得20世纪的时候我们的国有设施会以这种方式停止运营(他们现在已经惯常使用这种方式)。[全文]

  “今日之中国,不仅是中国之中国,而且是亚洲之中国、世界之中国。”这是今天中国对过去百年从去殖民独立历史进程中总结出的世界观的呼应,也是对万隆精神的呼应,更是对高悬在城楼上那两句人们耳熟能详的宣言的呼应。[全文]

  中国解决了“挨打”“挨饿”后,现在要应对“挨骂”了。中国的崛起必定要经历各种坎坷,舆论场上的风霜刀剑、沟沟坎坎无法回避,对此,需要客观分析,调整好心态,轻装前进。我们有理由在国际舆论场中保持自信的微笑,中国将笑到最后。[全文]

  巴基斯坦自身的经济底子较差,短期内较多的外资投入和本国较差的公共政策服务能力不可避免地滋生大量的腐败和资源低效配置问题,且一旦外资投入减速很多问题会立刻显现。这个问题不久前就发生在希腊。[全文]

  后殖民理论家们不满足于通过非西方历史经验去打破西方历史中心主义。而在二战之后的世界新秩序构成过程中,作为一种对霸权主义的暴力反抗,第三世界民族独立运动通过不断的抗争与联合的形式,自下而上地保卫并推进了《联合国宪章》中所保证的平等权利。[全文]

  南海事件有趣之处在于它是现实问题的缩影,当中国崛起、西方没落的时候,如何定义历史的起源,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都开始被颠覆。只是目前为止,西方还没对此妥协,它根本还没想这么多,几乎没有哪个西方律师会从历史的角度思考问题。[全文]

  在未来的人工智能世界里,人类经验在机器眼中不过是一堆可以用自身内存处理的数据,从这一角度来说,人类意识又该如何定义呢?谁该为人工智能的行为负责呢?当人工智能犯下错误时,责任归属该如何划定呢?[全文]

  中国如雨后春笋般兴起的创业热潮已经和拥挤的交通、频繁出现的雾霾一起构成了一线城市的特征。随着公共和私人资金流入中国初创公司,创业已成为新一代年轻人对长辈固有的职业道路规划幻想破灭后的理想选择。[全文]

  如果能够对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进行适当的规范,那么我们应该庆祝而非恐惧这个新时代的到来。如果我们将这项新技术置于社会控制之下,马会绝杀白小姐,就可以使工人们免于耗费他们的时间和汗水最终仅使大量财富流向少数社会精英。未来的也许会采用一个新的口号:“全世界机器人联合起来!”[全文]

  中国正日益成为一个地区大国甚至世界大国,这一现实的确为美国在二战后塑造的国际秩序带来了深刻的挑战,但中国领导人的目标并非简单地将这一秩序推翻。毕竟,中国由上世纪70年代的贫穷落后发展到今天这样的程度是在由美国所塑造的国际秩序中实现的,这一秩序已被证明是有着充分弹性的。[全文]

  一国的外交政策如果没有战略做支撑,就好像制作水泥预制板时不使用钢筋一样,最后一切都会碎裂开来,变得毫无用处。对于意欲影响全球局势的大国来说,情况尤其如此。眼下缺乏战略支撑的美国就处于这样的窘境当中,而且导致美国陷入如此窘境的正是美国自己。[全文]

  大多数美国人坚信中国在贸易上占了美国便宜,认为美国当务之急是通过关税填补贸易逆差,但其实美国无需借助关税削减逆差,造成逆差的不是中国,更何况中国产品帮美国家庭省了一大笔开销。失去理智的美国没有意识到,遵循经济理性的中国是多么难能可贵。[全文]

  在美国媒体的报道中,将“中国”与“民族主义”这两个词捆绑在一起使用一直是非常常见的。“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的目的在于,将中国制造业从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升级至机器人、人工智能、电动汽车和半导体等更加高端的产业。不过,西方自身的民族主义情绪却扭曲了西方观察家们的视角。[全文]

  国际事务专家们时常提到,我们需要“了解中国”,可我们应该首先好好了解一下自己:澳大利亚一直是一个有着某种排外传统的国家。一部澳大利亚史充满了域外大国的影子。一次又一次,某个域外大国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我们的土地之上。[全文]

  沪ICP备10213822号-2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网登网视备(沪)-1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0395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210968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